覺者的足跡


覺者的足跡

護衛經的唸誦修持方式 (2018年10月起,歡迎索取  巴利課誦 隨行經典)

  巴利課誦|隨行經典系列1

【 早課 . 晚課 . 護衛經 】

【 2018年 10月起各中心會有「早課‧晚課‧護衛經」與大眾結緣,歡迎十方善信索取、受持 

【 每人限定結緣一本如要多本結緣時,需酌收工本費,每本100元,以免資源浪費

 

 

覺者的足跡

崇高者是閒暇的

 

 

佛陀居住在Jetavana寺院時,在一次開示會上,曾提及Sariputta尊者。
有一回,三十名隱居於樹林的修行者前來訪問佛陀。他們禮敬佛陀後,恭敬的坐在一旁。佛陀見他們都有達到阿羅漢的條件,對Sariputta尊者說:「Sariputta,你是否相信那信仰的品質,當它發展與擴大後與那不死的境界相連接,並在不死的境界中終止?」佛陀問的是有關那五種道德的問題。
Sariputta尊者回答:「世尊!我並非通過對您的信仰和那信仰的品質,當它發展與擴大後與那不死的境界相連接,並在不死的境界中終止。不過,世尊!那些還未知無死,或見過,或意識到,或悟出,或通過推理而理解無死,這種人得通過對他人的信仰,也就是那信仰的智慧,當它發展與擴大後與那不死的境界相連接,並在不死的境界中終止。」
僧眾聽了Sariputta尊者的回答,紛紛的在議論:「Sariputta尊者還未放棄那錯誤的觀念,至今他還不肯相信那崇高的覺悟者。」佛陀聽了他們的交談,為他們開示道:「僧眾啊!你們為什麼要這麼說?因為我問Sariputta的問題是:你是否相信不通過發展於對心靈的觀想,而能使人發覺那道與果?而Sariputta回答:沒有人可以這麼覺悟道與果。接著,我又問他:你是否相信有布施的成果和善業成熟這麼一回事?你不相信佛陀與其他人嗎?事實上Sariputta並非靠對他人信仰,他信仰自己並憑自己而達到那解脫的道路與獲得正果。他通過勤奮並努力於他自己的內心觀想。因此,他不應該被譴責。」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奚淞  作品

覺者的足跡

心開意解的一句話

 

 

佛陀居住在Jetavana寺院時,在一次開示會上,曾提及劊子手Tambadāthika
Tambadāthika為國王服務,當一名劊子手已經五十年了。年老時,他在也無法一揮手就把人頭砍下。在退休的那一天,他從刑場回來,吩咐僕人為他烹煮甜奶粥。然後他拿了件舊衣服,到河裡洗澡。過後,他穿上舊衣服,用花環裝飾自己,把香油涂在肢體上,然後回家休息。僕人把用新鮮酥油烹煮的甜奶粥和洗手水擺在他的面前。這時候,Sariputta尊者來到這劊子手的家門外。那劊子手看見尊者來到,趕忙請他進屋接受供養。他為尊者安排好席位,把甜奶粥倒進他的鉢裡,為他淋上新鮮的酥油。然後站在一旁,替尊者扇涼。無微不至的伺候尊者用餐。
餐後,尊者為他講解妙法。可是那劊子手無法集中精神聽講,因為他為過去當劊子手的生崖而感到激動。當尊者知道他的過去後,便技巧地問他:「你在行刑時是否有意殺害他們,或是只為了執行任務。」劊子手回答:「我不過是接受了國王的命令,我本身並沒有殺害他們的意圖。」尊者再問道:「那你是否有罪?」接下來,他們進行討論,得出結論:那罪惡並非出自他本意,因此,那劊子手是無罪的。這時,劊子手的心才平靜下來。繼續請尊者為他說法。他因此證得預流向(覺悟於初果),獲得智慧anuloma-ñāṇa 接受開示後,那劊子手陪同Sariputta尊者走了一段路,在歸途中,一隻牛(惡魔的化生)突然衝了出來,把他給撞死了。
黃昏時分,佛陀來到了群僧集會的場所,他們向佛陀匯報有關那劊子手的死訊。當被問及那劊子手在哪兒重生時,佛陀開示道:「雖然那劊子手一生犯下嚴重的罪行,但在Sariputta尊者的開導下,完全證悟,在臨死前已達到預流向,並獲得anuloma-ñāṇa 智慧。因此,他在Tusita天界獲得重生。」僧眾不理解,為什麼那劊子手一生犯下這麼嚴重的罪行,只接受了一次開示,就能獲得如此的利益。佛陀繼續為他們開示:「演講文句的長短,對內容沒有關係,因為,只要一句有意義的話,就能產生極大的利益。」      悉淞  作品

覺者的足跡

速證得阿羅漢

 

 

佛陀居住在Jetavana寺院時,在一次開示會上,曾提及Bahiyadaruciriya。
一群商人乘船出海,遇上大風浪,船毀人亡;只剩下一名生還者。那生還者抓住一片木板,漂流到Supparaka岸邊。由於他身上並無衣著,以一片樹皮裹著身體,手裡拿個破碗,在路旁行乞。路人施捨他一些米飯,有些人以為他是名聖人,向他頂禮。有些人帶來衣服送給他,可是他拒絕穿上,他害怕穿上那些衣服後,人們就不再尊敬他,不再供養他。有人說他是一名阿羅漢,他也就自以為是阿羅漢。由於這個錯誤的觀點他被稱為Bahiyadaruciriya(穿樹皮者)。一天,梵天王Mahabrahma在夜間來拜訪他,對他說:「你不是一名阿羅漢,更何況你沒有阿羅漢的素質。」那穿樹皮者回答:「我承認我不是阿羅漢,這世間可真的有阿羅漢?」那天王告訴他,這世間真的有阿羅漢,在Savatthai就有一位,他就是佛陀Gotama,他是一名阿羅漢,一名完全覺悟者。
那穿樹皮者發現佛陀與其他僧人到處化緣,便恭敬地跟隨他。他向佛陀求教妙法,佛陀告訴他現在是化緣的時間,還未到開示的時間。他再次向佛陀求教妙法,說道:「世尊!一個人無法知道你生命中的危機或我生命中的危機。因此,請您為我講述妙法。」佛陀知道這穿樹皮者,在一夜間趕了一百二十多里格路來見他,見到他後,那穿樹皮者的心裡是多麼的興奮。可是佛陀並不馬上為他說法,要等他完全平靜下來後才為他說法。但那穿樹皮者仍然堅決地懇求。於是,佛陀站在路邊為他說法開示:「Bahiyadaruciriya!當你看一樣東西時,你知道你看到的東西;當你聽到聲音時,你知道你所聽到的聲音;當你嗅到、嚐到、觸摸到一件東西時,你知道你所嗅到、嚐到或觸摸到的東西;當你在想東西時,你也應該知道那是心在作用。」
聽了佛陀的開示後,Bahiyadaruciriya馬上證得阿羅漢果,他要求佛陀讓他加入僧團。佛陀吩咐為他準備袈裟、鉢和其他僧人的用具。在領取這些用具的途中,被一隻惡毒女鬼化身的牛犢給撞死了。當佛陀和其他僧人在飯後出來時,發現他已死去;佛陀指示其他僧人將他的遺體火化,將骨灰安置在塔stupa中。回到Jetavana寺院,佛陀告訴僧眾,那穿樹皮者已經涅槃。佛陀還告訴僧眾,那穿樹皮者是覺悟於大智慧最快和最傑出的一個。僧眾感到迷惑,便問佛陀什麼時候他證得阿羅漢果。佛陀說:「當我們在化緣的路上,他聽了我的開示後,就證得阿羅漢果。」僧眾不明白,一個人怎麼聽了幾句話後就證得阿羅漢果。於是,佛陀為他們開示道:「文句或話的長短對是否令人獲益無關。」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奚淞  作品

覺者的足跡

戰勝自己者是巨人

 

 

佛陀居住在Jetavana寺院時,在一次開示會上,曾提及婆羅門Anatthapucchaka。
有一回,婆羅門Anatthapucchaka來見佛陀,他問道:「世尊!我相信您只知道那有益的行為,而不知道那無益的行為。」佛陀回答說他也知道那些無益的行為。接著佛陀列舉了六種無益的行為:1、睡到太陽已升起。2、懈怠、懶惰。3、殘酷。4、沈迷於迷幻性的食物如酒類。5、在不適合的時間在街上閒蕩。6、邪淫
婆羅門Anatthapucchaka聽後,鼓掌稱道:「說得好!說得好!不愧為群賢的領袖。您的確通曉那些損與益的行為。」「的確!沒有人能像我一樣通曉這些道理。」接著,佛陀在觀想中,知道那婆羅門來的目的。他問道:「婆羅門!你怎麼過生活?」「以賭博為生。世尊!」「是你贏,還是對方贏。」「有時我贏,有時對方贏。」接著,佛陀為他開示:「戰勝他人,不過事件小事,這裡頭沒有什麼特殊的利益。但戰勝自己,將獲得更大的利益,當你獲得者利益後,再也沒有人能將你擊倒。」              悉淞作品

覺者的足跡

佛陀的女兒

 

 

佛陀居住在Jetavana寺院時,在一次開示會上,曾提及Bahuputtika,一名養育多位孩子的母親。

  在Savatthi城,住著一對夫婦,他們養育了七個兒子和七個女兒。所有的孩子都長大了,也都結了婚; 而且還過著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。不久,父親死了,母親控制著所有的財產,她暫時不想把家產分給子女們。可是她的子女們都想分得一份家產; 於是,他們對母親說:「難道我們沒有能力照顧母親嗎?難道我們沒有能力使財富增加嗎?」聽了子女這番話,她以為孩子們會照顧她,所以就把財產給分了,自己一點也沒有留下。

過了幾天,長子的妻子對她說:「偉大的母親!很明顯的,您好像只來我們這兒居住,難道您分給您的長子雙份的財產?」其他媳婦也這麼對她說;當她來到女兒的家裡,女兒們也是這麼對她說。受到兒女們的不尊敬的對待後;她終於想通了:「為什麼我一定要跟他們住在一起呢?我將加入僧團,出家成為比丘尼。」就這樣的,她到寺院出家成為比丘尼。因為她有許多孩子,大家都叫她Bahuputtika。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奚淞 作品           
當她在執行每日的清理工作時,她想:「既然我已經加入了僧團,我不應該放逸,我將努力於靜慮。」在低窪地,她扶著柱子,步伐小心地漫步靜慮;就連在行走時她也在靜慮,她怕在黑暗中撞上其他東西,她撫摸樹幹小心翼翼地邊走邊靜慮。她決心依據佛陀教誨的真理,她沈思於佛陀所教誨的真理。她想著……想著……

佛陀在精舍裡,在禪定中看見了她,佛陀通過了神通,發出一道金光將自己的影相投現在她的面前,對她開示道:「Bahuputtika即使只活片刻而能見到我所傳授的真理,比起那些活了一百年卻不知到真理是什麼的人來得殊勝。」
 
第一頁
較新的文章
較舊的文章
最後一頁